您好,欢迎您来到玉溪信息港!

押宝夕阳产业谋求翻身,前南京首富袁亚非能否再展宏图?

来源:编辑:匿名2022-06-08 17:10:11
分享:

长江后浪推前浪,一代新人胜旧人。名利场上,你方唱罢我登场,多少曾经风光无两的英雄人物,终归也会泯灭于历史长河。然而,在新旧更迭的过程中,也不乏一些不甘早早谢幕的前浪,踌躇满志,重整旗鼓,期待讲出新的故事,画出更完美的大饼,立最醒目的人设,以此重回舞台中心。

成长经历起起伏伏的南京前首富袁亚非,正是个中翘楚。不断加杠杆玩坏了千亿级下蛋金鸡,负债600亿股权遭法院冻结……在深陷债务危机多年后,袁亚非的三胞集团终于瞄准医药、大健康等新赛道,踏上据说“钱”途无限的重整之路。不过,就在5月24日,三胞集团旗下ST宏图(600122.SH)又双叒收到上交所关于年度报告的信息披露监管问询函,要求说明坏账准备计提是否充分合理等问题。这对于不久前还因为涉嫌虚假陈述,遭证监会立案调查的ST宏图还说,无异于一盆兜头泼下的冷水,也让坊间众多看好三胞集团此次重组的喉舌瞬间失声。

仅凭一纸询问函,并不能武断评价一家上市公司,尤其是拥有了传说中那“稳赚不赔”大健康产业神话光环之后,投资者信心十足。然而,画饼自然无法充饥,我们不妨基于三胞集团和袁亚非的创业过往,作为集团掌舵人的性格和处事习惯,以及跌倒负债600亿等事实,对三胞集团复盘一二,通过蛛丝马迹,帮助投资者研判——三胞集团的重组,究竟是大展宏图的涅槃重生,还是又一次没有技术含量的大忽悠。

一、2万老婆本开局电脑行业走出金陵首富

袁亚非 ,1964年12月生,祖籍江苏省丰县,三胞集团有限公司创始人、董事长,宏图高科、南京新百、万威国际、金鹏源康、富通电科等多家上市公司的实际控制人。1987年大学毕业,就职于江苏省南京市雨花台区政府,1993年下海创立三胞集团。2016年胡润百富榜,袁亚非以400亿财富排名第32位。

通过这段来自百科的人物介绍,能够帮助很多路人对袁亚非其人建立一个模糊的印象。而主动砸掉“政府秘书”这个“金饭碗”下海创业这件事儿,迄今还被很多熟悉他的人津津乐道。下海之后的袁亚非尝试过许多行业,最后把创业发力点锁定在了当时还是暴利行业的电脑硬件上,以2万“老婆本”短短几年赚回2个亿。

经过几年努力,袁亚非创立的三胞集团已经成为南京乃至江苏地区首屈一指的电脑销售集团。2004年,袁亚非以2.6亿元控制了上市公司宏图高科,2007年,袁亚非旗下电脑公司年营业额已经达到70亿。2011年,以6亿元控制了名下又一上市公司南京新百。

彼时,电脑卖场还不像今天这般门可罗雀一派萧条,袁亚非靠着电脑卖场迅速实现原始积累,三胞集团与宏图高科合作的宏图三胞短短几年成为中国最大的3C连锁企业,年销售额近300亿。袁亚非也因此甚至一度被誉为南京乃至江苏首富。

故事如果止步于此,不失为一个勇敢创业的励志典范。不过,身后电商经济和移动互联网经济的两轮巨浪,已经渐渐逼近。

价值3.6亿英镑的握手千亿帝国由盛转衰

     在定鼎江苏电脑大王,特别是掌控两大上市公司后,袁亚非迷上了四两拨千斤的财富扩张之术,恰逢电商冲击下,传统3C卖场发展停滞,袁亚非果断开始通过收购,避免因经营项目单一被市场淘汰。

转型是及时的,出发点是有前瞻性的,但是……从2014年起,袁亚非面向地产和大健康领域,启动了一场疯狂并购之旅。据不完全统计,截止2017年累计发起并购15次,耗资300亿元,英国老牌百货House of Fraser、以色列养老服务机构Natail和A.S.Nursing都出现在他的狩猎名单上,以至于,袁亚非成为当时海外收购中介们眼中的“香饽饽”、“及时雨”。坊间有关这个时期袁亚非的疯狂剁手,还曾酝酿出一个名为“3.6亿英镑握手”的段子。袁亚非以4.5亿英镑收购的英国最大的老牌百货公司House of Fraser,最终经营不善,破产清算,袁亚非只回收了0.9亿英镑。当年威廉王子访华,点名约见收购英国大包袱的“好人”袁亚非。一次3.6亿英镑的握手,个中滋味,当事人冷暖自知。

到最巅峰时期,三胞集团的总资产超过1300亿,袁亚非个人资产也一度突破400亿。只不过风光的背后,三胞集团已经危如累卵。疯狂的收购,也成为了袁亚非商业帝国由盛转衰的标志。

三,加杠杆游戏玩脱 从此债台高筑

事实上,在商业扩张期,以债养债,不断加杠杆,已经成为业界常态。重资产模式经营连锁卖场的袁亚非,自然也很难筹集到300亿规模的流动资金用于海外疯狂并购。表面风光的三胞集团,实际上一直深陷在“抵押上市公司股权贷款收购”的加杠杆游戏中。有统计显示,在2014年到2017年的一次次高调收购背后,三胞集团股权质押模式获贷额高达220亿元。更可怕的是,袁亚非本人,也渐渐因为一系列殊荣,迷失了自我。为满足收藏爱好豪掷22亿购买拍卖行,早早拥有私人飞机……步子之大,令人叹为观止,这也成为了后来引发千亿帝国垮塌的第一颗雷。

江湖有云步子迈得太大,总会有绊倒自己那一刻。

投资打水漂,成为三胞集团遭遇的第一击。疯狂的海内外收购之后,袁亚非并没有意识到,自己没有足够的经验和强有力的团队,去管理“隔行如隔山”的地产、电商和养老等产业,以House of Fraser为代表,一系列海外收购暴雷,破产清算黯然退市。投资互联网大健康等长线业务持续烧钱,不见盈利,让三胞集团本就不美丽的现金流雪上加霜。

政策改弦更张,饮鸩止渴融资,成为第二击。2017年,政策调整三胞集团无法获得长期贷款,屡试不爽的加杠杆游戏难以为继。袁亚非为了维持经营,一方面变卖私人飞机等财物筹款,另一方面,踏上了民间借贷这条企业发展的不归路。有数据显示,袁亚非旗下多家公司股权的9成以上,甚至100%处在质押状态,集团总负债已经超过600亿元。高筑的债台,骨干企业宏图高科股价上演蹦极,让三胞集团站在了崩溃的悬崖边缘。

曾几何时风光无两的千亿大亨,几乎一夜之间,成为债权人追索的目标。2021年8月,紫金信托冻结三胞集团1.25亿元股权;2021年12月,袁亚非因与民间借贷纠纷,其所持的三胞集团有限公司7755余万元股权被冻结……从2018年起,袁亚非身陷债务违约纠纷,截至2021年岁末,三胞集团有限公司涉司法案件321起,有被执行人记录9条,被执行总金额246856.71万元;有终本案件记录10条,未履行总金额183947.97万元;有裁判文书记录201条,案件总金额为78987.99万元。袁亚非喜提“老赖”称号。

性格决定命运敢干是福是祸?

      回顾袁亚非千亿财富帝国兴衰的“上半场”,不难发现,袁亚非堪称一个时代的缩影,从他敢于下海,在电脑销售形势大好时提前预判转型,不难看出,他目光犀利、行事果决、敢想敢干,对政策和市场趋势有一定的前瞻性预判。不过,也有熟悉他的人感慨,袁亚非性格中也有“执拗”的一面,认准了,几头牛都拉不回来。扩张、转型的出发点没问题,但是方式方法有待商榷,后来的巨额债务,也说明了问题的严峻,只不过,彼时的袁亚非已经骑虎难下,只能走进抵押,借债,收购,再抵押的死循环。显然,神算子也算漏了国家供给侧改革、大力去杠杆的决心和执行力度。

不过,袁亚非觉得“下半场”自己依然大有可为,虽然时至今日三胞集团的债务尚未“翻篇”,但是老袁的目标,已经转移到了更具“钱”力的诗和远方——大健康。

五,转战新赛道  新故事“钱”景远大?

2021年初,华融注资80亿加入三胞集团债务重组,2021年11月30日,三胞集团金融债委会第四次全体会议通过了《三胞集团有限公司重组计划》,袁亚非发表公开信,表达感恩感谢同时,表示未来专注大健康领域,深耕生物医药健康领域。一切似乎都在向好的方向发展,直到……

4月6日,南京新百公布资产置换计划,以自己持有的新百地产100%股权与南京三胞医疗持有的徐州新健康医院80%股权进行置换。徐州新健康医院估价21.9亿元,对应80%股权评估价值为17.52亿元,作价17.301亿元。尽管利益相关方描述了医疗领域美丽的发展前景和新健康医院的巨大发展潜力,但是上交所连夜发文,要求说明要求南京新百说明标的估值的合理性、业绩承诺及补偿的合理性、此次估值显著高于前期估值的合理性。

截止目前,有关徐州新健康医院是“下蛋金鸡”还是“注水肉”的口水仗依旧没有权威结论。不过笔者善意提醒,目前我国2万家民营医院亏损达到了1300亿,2400多家三级公立医院中有将近300家处于亏损状态,其中有40%的医院出现了资产负债,负债率达到了50%以上。谁说医院一定稳赚不赔?何况作为新建医院,前期巨额建设投入,短期盈利希望渺茫。

众所周知,南京新百和宏图高科是三胞集团左膀右臂,在南京新百高溢价置换医院问题不断发酵的同时,宏图高科也麻烦不断,先是在2022年1月1日,因涉嫌信息披露违规,被中国证监会立案调查,后又因无法偿还650余万欠款在2月被债权人南京溪石发起破产重整,4月24日、5月24日,宏图高科又连续两次收到上交所监管问询函……

作为一家曾经辉煌过的企业,能够在跌到后爬起来,本是一个非常励志的故事。袁亚非和三胞集团为脱困,加速去地产化,优化上市公司大健康业务结构,布局养老、医药板块,操作也可以算上中规中矩。

可是,偏偏袁亚非有着敢打敢拼的性格,商业动作大胆激进,罕有稳扎稳打的时候。三个非常现实的问题摆在面前:

1、三胞集团目前发力点医院、养老、医药板块,都属于前期投入巨大的长线投资项目,特别是社会化养老项目,虽然处于老龄化风口,国家政策大力支持,但是由于合规化建设滞后,多数入局者目前处于亏损经营状态。

2、大健康蓝海前景广阔,但是海量资本杀入逐鹿,无序竞争,早已染红了大海。江西富豪杨文龙二次创业抢滩大健康,四年亏损29亿。赢家通吃游戏规则下,比烧钱,烧得赢阿里、京东这种大鳄?

3、无论是养老、生物制药、医疗,靠卖电脑起家的袁亚非都是门外汉,完全依靠雇佣的职业经理人操刀,又如何保证不会跑偏?

细思极恐,袁亚非似乎又走上了“跨界”, 跨界的故事很美丽,但是跨界经营的痛,已经跌倒了一次的老袁难道没有一丝明悟?上一次,还有杠杆可用,这一回,华融注资的80亿,能否撬动三胞600多亿负债的巨大盘子呢?

钓鱼讲究先用大量饵料“打窝”,无论肿瘤医院、养老院、生物医药科技,似乎袁亚非未来将要发展的产业都有巨大的“钱”景和“钱”力,但是活在当下的债权人们,会不会上钩呢?

值得玩味的是,在搜索引擎键入“袁亚非”,首先映入眼帘的却是《6家银行联合授信160亿支持三胞集团发展》这样一条2018年的旧闻老文新发,如今画起饼来都如此草率了么?


免责声明:玉溪信息港所有文字、图片、视频、音频等资料均来自互联网,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本站亦不为其版权负责。相关作品的原创性、文中陈述文字
以及内容数据庞杂本站 无法一一核实,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合法权益的内容,请联系我们,本网站将立即予以删除!
广告合作QQ:1709249671 | Copyright © 2012-2017 GDcom.CC, All rights reserved.